国产精品无码视频你懂的|亚洲国产精品乱码1区2区|欧美肥婆牲交视频免费观看视频|一本到中文无码av在线精品|

  •   首頁 動態 回眸 精英 企業 社區 家風 名親 總譜 分譜 分支 修譜 捐贈 趣聞 文苑 華甫公  


    李鵬:紀念我的母親趙君陶 

    信息來源:新華網    添加日期:2016-10-19    點擊量:2822
    李鵬:紀念我的母親趙君陶

      二00二年十月十八日

     。玻埃埃衬辏痹拢保啡,是我的母親趙君陶誕辰100周年之日。同年2月23日,又逢我的父親李碩勛誕辰100周年。我聽說重慶市委、市政府要為這一對志同道合、相親相愛的革命伴侶召開紀念座談會。我和朱琳同志并我們的子孫全家為此感到十分的欣慰。

      有鑒于李碩勛烈士的事跡早已流傳于世,廣為人知,在建黨80周年之際,北京舉辦了規模宏大的中國共產黨黨史展覽會,李碩勛已被列入我黨80名著名烈士之中,他臨終前親筆寫的致妻子“陶”的那封遺書,也陳列于大廳,供后人瞻仰。所以我現在寫的這一篇短文,將著重介紹我的母親趙君陶,以表達我和朱琳對她深切的懷念。

      據我所知,對我母親一生影響最大的有三個人。第一位就是她的五哥趙世炎烈士。趙世炎是中國共產黨早期的領導人之一,是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者,是工人運動的領袖。她和趙世炎自幼在一起讀書,一起玩耍,兄妹感情至深。趙世炎天賦聰慧,勤奮好學,品行端正,為同學所敬仰。趙世炎教她識文斷句,背誦詩詞,是她的啟蒙老師。1919年,趙君陶隨家遷居北京,趙世炎向她灌輸了反帝反封建、求民主愛科學的思想,帶領她參加愛國學生運動,引導她信仰共產主義,加入中國共產黨,走上革命的征途。趙世炎和周恩來一起領導了震驚世界的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,并取得勝利。1927年,蔣介石發動了“四一二反革命政變”,趙世炎因叛徒出賣被捕,而英勇犧牲。當我的母親從南昌歸來,在她的三哥趙世炯那里,得知五哥趙世炎犧牲的消息后,萬分震驚,悲痛欲絕,昏厥過去。她沒有因為五哥犧牲而挫傷革命意志,她也沒有被敵人的屠刀所屈服,反而更加堅定了她實現烈士理想的決心。

      第二位對我母親一生影響最大的人是我的父親李碩勛烈士。1925年,他們相識于杭州西子湖畔,互相萌發了愛慕之心。以后他們又同時就讀于上海大學社會系,這是一座大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培養干部的學校。李碩勛是學生領袖,全國學生聯合會的會長。趙君陶認真攻讀革命理論,是品學兼優、思想進步的學生,并于1926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兩人情投意合,在上海大學結成良緣。從他們的結婚照片可以看到,母親相貌端莊,溫柔文雅,坐在一個大椅子上,父親身材修長,剛強堅毅,坐在母親之旁。這張照片我母親一直珍藏在身邊,留下了這幸福而永恒的紀念。從此以后,在艱難的歲月里,他們倆戰斗在各自的革命崗位上。

      轟轟烈烈的大革命開始了。1926年冬,他們由上海轉戰到當時革命的中心武漢。李碩勛投筆從戎,在號稱“北伐先鋒鐵軍”的葉挺部隊擔任師政治部主任,而趙君陶則擔任湖北婦女協會宣傳部長,動員婦女支援北伐鐵軍。1927年,李碩勛參加了八一南昌起義,趙君陶也緊隨其后。起義失敗后,兩人在南昌分別,不久又在上海會合,此后長期在上海做地下工作。李碩勛擔任中央軍委委員、江南省軍委書記,趙君陶則是中央婦委的秘書。當時我黨處于白色恐怖之下,黨的工作者隨時都有喪失性命的危險。李碩勛、趙君陶多次遇到險情,但總能沉著應對,機智勇敢,配合默契,化險為夷,既保護了自己,又保護了同志們和地下黨機關的安全。1931年5月,李碩勛奉黨中央命令去南方,擔任兩廣軍委書記,機關設在香港。同年7月,趙君陶攜帶著她三歲的男孩——自然就是我,由上海到香港。我們在香港的團聚是短暫的。7月,李碩勛到海南島召開軍事會議,不幸被捕入獄,遭受嚴刑拷打,英勇不屈,于1931年9月16日在?趶娜菥土x。李碩勛臨刑前寫了致我母親“陶”的遺書。這封遺書體現了一個共產黨員大義凜然、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,正如郭沫若所書:“這是中國人民革命成功的左券,是訓育革命后進的不朽教材!

      我父親就義時,年僅28歲,正當英年。我母親與之同年,也算得才貌雙全,風華正茂。但是多少年過去了,母親終身沒有再婚。難道這是因為她受封建道德束縛,信守“一女不二嫁”的舊禮教嗎?不是的,絕不是!她從青年時代起就是反對封建婚姻、謀求婦女解放的先驅。對一些再婚的戰友和同事,她也絕無輕視和反感。惟一能解釋的原因是,她對我父親愛得太深了。父親的遺像始終擺在她的床頭或書房,她經常面對遺像,靜坐沉思,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。一本載有詳細介紹李碩勛的書《紅旗飄飄》總是放在她的枕下,經常取出反復閱讀。在任何險惡的環境下,她像愛護自己的生命一樣愛護父親的遺書,所以遺書才能完好保存至今。直到她去世后,我和朱琳將遺書的原件送交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保管陳列。

      到20世紀80年代初期,我的母親趙君陶已病魔纏身,她希望有生之年再到西湖一次,那里畢竟是她和父親初識之地。她終于如愿以償,在療養院度過了一個夏天。在我的母親彌留之際,我和她所疼愛的兒媳朱琳均不在她的身旁,這是我們引為終身的憾事。當時我的妹妹李瓊和我的子女們、親友們守候在她的身旁。她在臨終的昏迷中偶爾蘇醒過來就問“兒子怎么還沒有來?”她最后的話是:“是我把他們拉扯大的”,“不容易啊”,又以微弱的聲音說,“要防‘狗’,要防‘狗’啊”,就溘然去世了。我明白她的意思,“狗”就是指特務和叛徒。她是在告誡我,不要忘記過去“狗”的危害,也要警惕可能產生的新“狗”。1960年,吳玉章同志,我父親的這位老師和戰友在悼念李碩勛烈士的詩中寫道:“遺骨瓊州何處覓,喜看紅日照天涯!蹦赣H多次囑咐我和朱琳,身后把她的骨灰撒在瓊州海峽。我們完成了她的夙愿,她的骨灰終于被安放在?诶畲T勛烈士紀念亭內。

      第三位對我母親一生影響最大的人是她的三姐趙世蘭。趙世蘭是黨內最著名的幾位老大姐之一,是中國婦女運動的先驅,出色的黨的工作者。大家也許熟知魯迅先生寫的《記念劉和珍君》的文章。劉和珍和趙世蘭都是當時北平女子師范大學的學生,都是學生會的領導人。為了反對反動校長楊蔭榆推行恢復封建舊禮教的種種倒行逆施,女師大學生開展了一場震撼北京乃至全國的學生運動。趙君陶和趙世蘭姐妹自幼生活在一起,學習在一起,長大成人后,同在北京讀書,同時接受進步思想,同時加入中國共產黨,同時參加了轟轟烈烈的大革命。趙世蘭還參加了1927年在武漢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五次代表大會。大革命失敗后,革命進入低潮時期,她倆都奉黨組織之命先后回到四川成都,在她們二哥趙世雙家里隱蔽下來,都以教書為生,伺機宣傳進步思想和黨的主張。1935年,那是中國革命史上最困難的年代,紅軍正在進行二萬五千里的長征,許多黨的地下組織遭受破壞,她倆也與黨組織失去了聯系。有一個叛徒,后來當了國民黨的特務,在成都發現了她們,對她們進行追蹤和威脅。在這種險惡的情況下,她們機智勇敢地與特務作斗爭,終于化險為夷,逃出特務的魔掌。就因為這件事,她們在文化大革命中,被誣陷為“大叛徒”,都錯誤地受到批判、斗爭、抄家等種種折磨。趙世蘭年老體弱多病,受不住這樣身心的摧殘,于1969年1月8日含冤去世。而那時趙君陶已被關進化工學院“牛棚”,正在接受批斗審訊。朱琳沖破了重重障礙,終于見到婆婆。婆婆面容憔悴了許多,身體十分虛弱。對此,朱琳心如刀絞,禁不住流下了眼淚。婆婆對朱琳說了一段被審訊的經過:專案組問她:“你丈夫都犧牲了,你為什么能活下來?”趙君陶回答:“如果干革命的都死了,哪里有今天革命的勝利!闭x的聲音駁得那幫人啞口無言。朱琳深為婆婆的浩然正氣所鼓舞。當趙君陶從“牛棚”里釋放出來,才得知與她相依為命的姐姐趙世蘭去世的噩耗,她決心竭盡全力在有生之年為趙世蘭昭雪平反。只有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,趙世蘭的冤屈才得以昭雪,她的名譽和尊嚴得以恢復,而流芳于后人。

      我始終感謝母親對我的養育之恩。她是一位不尋常的母親,首先,她是黨的忠誠戰士;其次,她又是一位慈祥而嚴格要求子女的母親。她為了撫養我們兄妹,真可謂含辛茹苦,飽經磨難。父親犧牲以后,她帶著才三歲的我和遺腹妹妹從上;氐匠啥。在那白色恐怖的年代,她既要隨時防止特務的迫害,又要攜兒帶女自謀生計。我幼年時代是在成都二舅趙世雙家度過的。我們的經濟條件并不寬裕,有時還相當困難,但我的母親仍把我送到當時成都最好的成都實驗小學讀書,使我受到良好的啟蒙教育。受環境所迫,母親經常更換執教的地方和學校。我的童年與母親時而在一起,時而分離,不斷承受母子分離的痛苦,但我也因此得到鍛煉。從小學四年級起就在學校住讀,自幼養成獨立生活、應付各種環境的能力。

      我要感謝母親在幾個關鍵時刻對我的幫助。1941年,在我13歲的時候,她就毅然決定把我送到革命圣地延安去學習,使我受到黨的教育,像父母一樣,成為一名共產黨員。

      我要感謝母親讓我受到高等教育。在建國前夕,黨中央決定派遣一批青年到蘇聯學習經濟建設的專業知識。我原來不想去,而她極力主張我去。為此,我們母子之間發生了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沖突。她批評我目光短淺,有自滿情緒。最后,我聽從她的勸告,服從組織決定,到蘇聯學習了水力發電專業。

      朱琳自幼喪母,失去了母愛,是她的婆婆趙君陶給了她第二次真正的母愛。1959年,朱琳懷上我們第一個孩子,住在北京協和醫院。不幸的事情發生了,她遇到早產和難產,母親終日守護在她的身旁。林巧稚大夫問我的母親:“你是要大人,還是要孩子!蹦赣H毅然回答:“大人也要,孩子也要!彼恼Z氣是那樣的堅決,那樣的誠懇,使林大夫深受感動。在林大夫的精心治療下,朱琳終于順利產出我們的第一個男孩。人到老年都喜歡自己的孫子,所謂含飴弄孫樂,隔代親,母親也不例外。但她在疼愛孫子孫女的同時,也對他們提出嚴格的要求,把她自己的品德和學識,通過言傳身教留給他們。晚年,我母親以練書法為樂,寫得一手娟秀的“趙”體字。她為孫子和孫女們親手書寫的幾篇贈言,充滿了對后代希望之情,如今還完整地保存下來。母親對我們子孫兩代的教養之恩,當永遠銘記在我們心中。

     。保梗担的,我從蘇聯學成回國,分別多年的母子又得重逢,她是多么想能與兒子生活在一起,共享天倫之樂。然而,當她得知組織上分配我到東北基層工作,以便受到更多的磨練,她放棄了自己的愿望,又一次毅然送我走上了新的征途。在東北基層的鍛煉,對我的成長是多么重要,我要感謝她的智慧和遠大的眼光。

      我和母親生活在兩地,平常只有書信來往,偶爾我到北京出差,才有見面敘談的機會。1960年初冬,我突然接到母親的電報,要我速到青島某療養所去見她。這是很不尋常的事,因為母親從來沒有要求我專門去看望她、陪伴她。我和朱琳甚至想到她的身體遇到什么不測。當時朱琳已懷上我們的第二個孩子,行動不方便,我就獨自一人乘火車從吉林市趕赴青島。我找到她的住所,母子再次相逢。經過一番長談我才知道,在1959年后黨內反右傾的斗爭中她受到了批評,指責她不支持在化工學院大辦鋼鐵,搞“興無滅資”和“拔白旗”。運動過去了,她只受到批評,沒有給什么處分。我們母子可謂“同病相憐”,我也在反右傾斗爭中受了批判。也許母親聽到了什么風聲,才急忙找我來了解情況,以她豐富的黨內斗爭經驗,告誡我要以寬廣的胸懷來正確對待同志們的批評,勉勵我既要堅持真理,又要接受教訓。她的談話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和勇氣,使我滿懷信心地走上新的工作崗位。

      我的母親是學教育的,她熱愛教育事業,矢志不渝。在大革命時代,她從事婦女工作,也曾在工人夜校教過書。父親犧牲后,她回到四川,就選擇以教育為職業,既謀生計,又繼續為黨工作。從1933年至1938年,在短短的六年中,她換了幾所學校執教。就我所能記憶起的,她先后在成都、金堂、簡陽、五通橋教過書。最近又查到,她還在合川、雅安教過書。她到哪里,就給哪里帶來一股清風。學生們都為趙老師淵博的學識,高尚的品德,循循善誘的教學方法而折服。她到哪里,哪里就播下革命的火種,教育出一批又一批具有進步思想的學生,有的學生還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1937年,李一氓同志奉命到四川做統戰工作。從此,趙世蘭和趙君陶接上了黨的組織關系,使她們度過了生平最困難的時期。她們的工作更有了明確的方向和具體任務。

     。保梗常鼓瓿,南方局決定趙君陶在保育院工作?箲饡r期的保育總會是在共產黨和民主人士推動下,為收容抗戰難童成立的組織,下屬若干保育院。鄧穎超同志推薦她到重慶第三保育院任院長。趙君陶在第三保育院工作長達6年零9個月之久,直到抗戰勝利。她和她的同事共撫養了800多名因戰爭而流離失所、在死亡線上掙扎的、年歲不齊的兒童,使他們恢復了健康,受到良好的教育,完成了學業,走向了社會。孩子們都親切地稱她為趙媽媽。鄧穎超是趙君陶的直接領導人,對她在第三保育院的工作給予高度的評價,親筆寫下:“在抗日烽火中以偉大慈母般的愛培育下一代”。由于趙君陶機智靈活,又有豐富的地下工作經驗,第三保育院中共黨組織始終沒有被特務發現和破壞,還為黨輸送了一批新黨員。她在第三保育院工作時,結合實際情況實行了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辦學方法,提倡生活即教育,社會即學校。院里經費十分困難,她就發動師生自己動手搞生產自救,克服種種困難,使孩子們得以生存下來,得到健康成長。在愛國進步人士眼里,第三保育院是“國統區的延安小學”。

      解放戰爭時期,她到了哈爾濱。她是1926年入黨的老黨員,熟知她的蔡暢同志曾告訴我,組織上本來準備分配她在東北婦聯或政府擔任重要職務,但她熱愛教育事業,執意要到中學教書。后來如愿以償,趙君陶擔任了哈爾濱第四中學的校長。如今四中頗負盛名,成為該市的重點中學,為黨和國家培養出許多棟梁之才。趙君陶的銅像安放在校園之中,以寄托師生們對她的思念。

      建國以后,趙君陶繼續從事教育工作。她對工農出身的干部有著深厚的感情。在中南教育部工作時期,她首先創辦了工農速成中學,繼而在天津創辦南開大學工農速成中學。來到北京后,又參加了北京化工學院的創辦工作。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,她擔任過兩屆全國政協委員,也都是在教育界別。她每次開會,都積極參加討論,為中國教育事業的改革和發展提了不少中肯的建議。

      我的母親趙君陶的一生是平凡的一生,是革命的一生,是從事教育事業的一生。她沒有做過什么轟轟烈烈的大事,也沒有特別的功績。她淡泊名利,從不計較個人的得失。但是,她一生卻為黨和國家培養出一批又一批有用的人才。在她身后,她的學生和同事寫了許多思念她的文章,頌揚她的高尚品德,高風亮節,以及她誠懇待人的感人肺腑的事跡。

      今天,我和朱琳懷著深厚之情來紀念我的父親和母親,愿他們的革命意志、高尚情操和敬業精神,能給人們以啟迪,鼓舞人們為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,生命不息,奮斗不止。






    版權所有:趙氏文化博覽   鄂ICP備11001243號-3
    您是本站第5501771位訪客